诗词丨苏轼遇见辛弃疾,一为文士一英雄

作者:晚君来源:网址:发布时间:2021-10-14

640.png

有人说,不读懂苏东坡和辛弃疾,不足以谈人生。


苏东坡,是大宋最有趣的灵魂,同时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。


他四十三岁前,过得顺风顺水,后因“乌台诗案”屡次受挫。


面对人生浮沉,境遇起落,苏东坡却都是始终如一地豁达乐观。


辛弃疾,被誉为慷慨悲壮的“词中圣手”。


他生于乱世,空有一身铁胆,满腔壮志,却只能眼看着山河破碎,报国无门。


即便如此,他却从不认命,永远有着一股不可得又不愿放弃的横劲。


他们有着不同的命运,但是在困境面前,他们的姿态却又是那么相似,孑然一身,傲然独立,横渡风雨。


如今,他们人已远去,但留下的一篇篇绝世诗文,却仍旧值得我们细细品味。


面对坎坷


苏东坡说:
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


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
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


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
——《定风波》


辛弃疾说:


忆对中秋丹桂丛,花在杯中,月也杯中。


今宵楼上一尊同,云湿纱窗,雨湿纱窗。


浑欲乘风问化工,路也难通,信也难通。


满堂唯有烛花红,杯且从容,歌且从容。


——《一剪梅·中秋无月》


苏轼的人生历了无数次大起大落,但在种种磨砺下,他的心境却愈发强大,足以直面狂风暴雨。


而辛弃疾同样如此。他对南宋朝廷爱得热烈,然而却被一调再调,一贬再贬。


可辛弃疾却不因此怨恨,亦不更改自己的初衷。生活在哪里把他打趴下,他就在哪里站起来。


罗曼·罗兰曾说:


这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那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,依然热爱生活。


这样的英雄主义,苏轼拥有,辛弃疾也同样具备。


只有这样的人,才能活成国人的精神偶像。


生活注定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,每个人都有他必然要经受的苦难。


所以,别退缩,别害怕,勇敢地迎上去,可那些打不垮你的,终将使你变得更强大。


面对过往


苏东坡说:


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


故垒西边,人道是,三国周郎赤壁。


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


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



遥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。


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


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。


人生如梦,一尊还酹江月。


——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


辛弃疾说:


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


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


沙场秋点兵。


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


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。


可怜白发生!


——《破阵子·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》



苏东坡和辛弃疾,都是在政治仕途上郁郁不得志的人。


但不同的是,他们一个敢于拾起,一个勇于放下。


苏轼来到赤壁矶,面对滔滔江水,惊涛拍岸,他一时间胸怀大开,心中的愁苦也渐渐释怀,终于不再将自己困在过往的悲惨遭遇当中。


对于苏轼来说,这是一次真正的放下。


辛弃矢志抗金,一生未休。


即使不被朝廷重用,但不论是梦里梦外、酒醉清醒,他都想重回战场,以恢复山河为志。


虽老不改其志,虽死不移其魂。


对于辛弃疾来说,这是一次坚定的拾起。


但总归,他们都在混乱的生活中,锚定好了自己的人生方向,找到了最适合的人生状态。


所以说,人生从来不止一种选择。


有些事,我们必须学着用淡定从容的态度去面对,看淡得失,学会释怀;


有些事情,又决不能放弃,要努力向前,不管结局如何,至少不辜负自己的心。


面对当下


苏东坡说:


春未老,风细柳斜斜。


试上超然台上看,半壕春水一城花。


烟雨暗千家。


寒食后,酒醒却咨嗟。


休对故人思故国,且将新火试新茶。


诗酒趁年华。


——《望江南·超然台作》


辛弃疾说:


长恨复长恨,裁作短歌行。


何人为我楚舞,听我楚狂声?


余既滋兰九畹,又树蕙之百亩,秋菊更餐英。


门外沧浪水,可以濯吾缨。


一杯酒,问何似,身后名?


人间万事,毫发常重泰山轻。


悲莫悲生离别,乐莫乐新相识,儿女古今情。


富贵非吾事,归与白鸥盟。



——《水调歌头·壬子三山被召陈端仁给事饮饯席上作》



公元1069年,王安石变法正式开始。


由于与王安石持不同政见,苏轼心灰意冷,自请外任。


在密州,他命人修葺城北旧台,并将其命名为“超然台”。


以此宽慰自己,珍惜着每一个当下,享受生活给予的微光。


就连一向执着的辛弃疾,在与朋友相聚时,也感慨道:


既然无法改变现状,那我不如寄情山水,余生与飞鸟相伴。


孔子曾说:“用之则行,舍之则藏。”


当为世所用时,就积极努力地去做。当不为世人赏识时,就退而隐居起来。


学会做自己的旁观者,以一颗安静的心,隔绝外界环境的干扰。


让自己专注于当下的每一天, 过往不恋,当下不杂,未来不忧。


如此,才能在岁月洪流中,把眼前的苟且活成诗和远方。


面对低谷


苏东坡说:


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,


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。


为报倾城随太守,亲射虎,看孙郎。


酒酣胸胆尚开张。鬓微霜,又何妨!


持节云中,何日遣冯唐?


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


——《江城子·密州出猎》


辛弃疾说:


老大那堪说。


似而今、元龙臭味,孟公瓜葛。


我病君来高歌饮,惊散楼头飞雪。


笑富贵千钧如发。硬语盘空谁来听?


记当时、只有西窗月。重进酒,换鸣瑟。


事无两样人心别。


问渠侬:神州毕竟,几番离合?


汗血盐车无人顾,千里空收骏骨。


正目断关河路绝。


我最怜君中宵舞,道男儿到死心如铁。


看试手,补天裂。


—— 《贺新郎》


苏东坡和辛弃疾,骨子里都是侠士。


当时,苏轼近40岁,任密州知州,早已过了热血少年的年纪,再加上他是因与王安石政见不合,而自请外任的。


若按照常人的角度去想,心情上总归会有些不舒畅。


但苏轼精神上却丝毫没有衰颓之气,仍期待可凭己身,承担卫国守边的重任。


辛弃疾的一生,也都在为打败金国收复失地而努力。


但朝廷对于辛弃疾的出现,并未表现出惊喜,甚至还有些担忧。


所以,他上奏,没人听;他干实事,还要被贬。


幸亏乱世中,还有人跟他志同道合,理解他的苦闷。


所以辛弃疾不气馁,即便生活不如意,一颗雄心却仍在。


他们两人,“眼光有棱,足以照映一世之豪。背胛有负,足以荷载四国之重。


却一生步步受到羁绊,但也因此,他们愈挫愈勇。


在风雨飘摇的逆境中,驰骋纵横,我行我素;


在泥泞坎坷的仕途中,满腔豪情,笑傲人生。


虽然人生很辛苦,但我们也可以像苏东坡和辛弃疾一般,选择过那种滚烫的人生。


面对岁月


苏东坡说:


游蕲水清泉寺,寺临兰溪,溪水西流。


山下兰芽短浸溪,


松间沙路净无泥,萧萧暮雨子规啼。


谁道人生无再少?


门前流水尚能西!休将白发唱黄鸡。


——《浣溪沙·游蕲水清泉寺》


辛弃疾说:


千古江山,英雄无觅孙仲谋处。


舞榭歌台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


斜阳草树,寻常巷陌,人道寄奴曾住。


想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。


元嘉草草,封狼居胥,赢得仓皇北顾。


四十三年,望中犹记,烽火扬州路。


可堪回首,佛狸祠下,一片神鸦社鼓。


凭谁问: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


——《永遇乐·京口北固亭怀古》



作家菲利普·罗斯曾说:“衰老不是一场战争,而是一场屠杀。”


每个人在面对衰老时,都会不可抑制地产生无力感。


弱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夺取你的一切,却没法反抗。


但像苏东坡、辛弃疾一般内心强大的人,却能在衰老中迸发生机,在逆境中生出希望。


公元1082年,苏轼因“乌台诗案”,被贬至黄州任团练副使。


写下此词时,他已年近半百。


其身已老,其心未衰。在这险山恶水中,他依旧对生活充满热情。


而辛弃疾66岁那年,也仍未放弃北伐的愿望。


当他登上北固亭,写下这首词时,他仿佛不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,而是一个鲜衣怒马、意气风发的少年。


这样的人,无论经历什么,岁月都不会在他们的灵魂上刻下皱纹,你也永远不会在他们身上看到衰老。


想起最近在网上看到的一段话:


有些人二十岁,生活刻板,死气沉沉,尽显一副六十岁的老态退休生活;


有些人六十岁,热爱生活,敢于追求,脸上洋溢的是二十岁的青春活力。


有时候,决定一个人衰老的,不是年龄,而是心态。


既然我们来不及认真的年轻,那便选择认真的老去吧。


清代张潮在《幽梦影》中说:“古今人必有其偶双。”


所以世人皆以苏、辛并称。


苏东坡和辛弃疾,一为文士,一为英雄。


苏轼是了悟人生真谛的智者,辛弃疾是百折不挠的勇士。


他们两人的一生,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坎坷。


但纵观他们的诗文,给我们传达的只有“豁达”、“不屈”几字。


他们用一生在告诉我们一个道理:


人生是一场艰难的旅程,但只要内心足够强大,即使在最低的人生境遇里,也能活出最高的境界。


正如网上有句话所说:


生活是一片海,涌上来的是希望,退下去的是悲伤。


过去的艰辛都没将你打败,还怕什么来日的山高水长。


点个在看,愿你不畏苦难,不失快乐,度过一段无悔的人生。



*作者:晚君,



标签:诗词
猜你喜欢
鹧鸪天·离豫章别司马汉章大监

辛弃疾〔宋代〕

聚散匆匆不偶然。二年遍历楚山川。但将痛饮酬风月,莫放离歌入管弦。
萦绿带,点青钱,东湖春水碧连天。明朝放我东归去,後夜相思月满船。

鹧鸪天·离豫章别司马汉章大监

辛弃疾〔宋代〕

聚散匆匆不偶然。二年遍历楚山川。但将痛饮酬风月,莫放离歌入管弦。
萦绿带,点青钱,东湖春水碧连天。明朝放我东归去,後夜相思月满船。